神明之祸最新章节_神明之祸免费阅读_无弹窗

神明之祸最新章节_神明之祸免费阅读_无弹窗

作者:妖月七少

更新时间:2022/06/04 02:21

最新章节:第一章窘迫少年

简介:

天生道骨,修剑符,掌万道,一剑星海。

南山白露未晞,天刚泛起鱼肚白,普度道观山脚下,陆离趴在窗前望着树影婆娑上的鸟儿啼鸣,心中很是惆怅。

弥漫在群山万壑间的白雾并没有散去的意思,如同他的心情一样迷茫。

“爹、娘你们都去了什么地方,为什么只留下一页纸,就匆匆离开了!”陆离眼眶发红,眼泪夺眶而出。

哽咽的吞了吞口水,静静的望着远方,心中思绪万千,还有三天又长大一岁了,应该很快可以去寻你们了。

山村鸡鸣狗吠,牛羊扯着嗓子懒洋洋的吼叫,猪圈里传来猪的酣睡声,柜子里偷吃粮食的老鼠吱吱地叫个不停,像是放哨的士兵,提醒同伴,那只又老又丑的大花猫又来了。

宁静祥和的山村,庄稼汉们还在被窝里抱着婆娘熟睡!

但就是这样宁静而淳朴的山村,唯有陆离睡不着,修长的手指冻得发红,脸颊浮上一层红晕。

手有些麻木酸痛,拖鞋里的小脚丫也没有了知觉,他轻轻挪动脚,企图恢复知觉,显然有点困难,若是不小心就会摔倒,他扶着墙慢慢的往卧室的方向去。

他的奶奶曾让他去她家,陆离不愿寄人篱下,所以拒绝了,只是每天去吃饭,也会帮忙干一些家务活。

三婶三叔并不是很喜欢他,脸上时有不喜之色,尤其是吃饭的时候,总要瞪他几眼,但从来不会提关于他爹娘的事。

三叔一家五口人,生活已经很困苦了,陆离的到来更是雪上加霜,不过陆离知道,三叔三婶人很好,只是不愿表露出来。

破旧的木板房冷风嗖嗖吹个不停,陆离蜷缩在发黄的被子里,其实一点也不暖和,黑黑的眼圈,两行眼泪滚落而出,陆离怀疑过,他们是不是不要自己了,可想起曾经,爹娘对他的好,又打消了这个念头,自我安慰他们一定是有事离开了。

泪水早已打湿了半边枕头,陆离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太阳爬上山头,萧瑟秋风总是很忙碌,地里的玉米棒金灿灿,白晶晶,拳头大的土豆总是能让庄稼汉们眉开眼笑。

中午,陆离悠悠醒来,揉揉朦胧的双眼,阳光从窗户中照射进来,有些刺眼,但很暖和,就像娘的怀抱。

享受着暖暖的阳光,陆离高兴的笑了,因为他知道还有两天就十岁了,虽然今年不会有人为他准备生辰礼物,也不会为他做好吃的,但他依然很高兴。

洗漱干净,把木屋打扫干净,出门捡捆干柴,再去奶奶家吃饭,这是他每天要做的事。

锁好门,站在温和的阳光下,深吸一口气,陆离看了看他那修长的影子,道:“影子啊影子要是我有你这么高就好了。”

树影婆娑的泥泞路上,陆离一边走,一边捡起树下的残枝,哪怕他的力气不大,清脆的干柴一折就断。

远处一棵核桃树下,几个女人坐在树下乘凉,有的拿着扇子扇风,有的磕着瓜子敲着核桃。

穿裙子的也不闭腿,还拿扇子往裙子里面扇风。磕瓜子敲核桃的也不收拾,瓜子壳随便吐,核桃壳随意丢弃。

几个女人嘀嘀咕咕。

“昨晚我家那死鬼来解我裤腰带,老娘一脚就把他踹床下去了,老娘想去趟娘家问他要十个铜板都舍不得,还想搞事,想得美。”

“我家那死货愣是一天好吃懒做的,你们说我霉不霉?当初怎么就眼瞎看上他了,昨晚他还想吃肉,吃屎老娘都不会给他一口热的。”

一个女人瞅见了往这边走来的陆离,压低声音说了一句:“那不是陆子凌家的陆离吗,真是个懂事的娃娃,这个时候来捡干柴,都响午了,应该还没有吃饭,真是可怜。”

“是啊!他爹娘太不是人了,把孩子留在家,不管不问的。”

“我听说他娘是个了不得的人,他爹像是被南银城的秦家抓去了,这才留下这孩子!”

“不对,我听说他娘因为不习惯我们这山里生活,所以就跑了。”

“你们知道陆子凌的银子是怎么来的吗,我听说他婆娘在青楼卖那啥赚的,说什么是南银城大家族,骗鬼哟。”

“你们说这陆子凌人长得楞个俊,找个啥子婆娘不好嘛,偏偏找个青楼红尘女,若是他儿子知道,恐怕一辈子也抬不起头来做人。”

“嘻嘻嘻……”

陆离扛着比他高的干柴走近了,几个女人机敏的闭上了嘴巴。

“小离啊,又出来捡干柴啊!”一个女人跟陆离打招呼。

陆离瞅了那几个女人一眼,跟他说话的女人叫马晓晓,是村里泼皮陈二楞的婆娘,嘴贱得很,平日里就爱翻弄人的是非。村里流传的那些流言蜚语大多是出自这个婆娘的嘴里,他本就讨厌她,见她假惺惺的打招呼,假装没有听见,继续走他的路。

那马晓晓却感觉被冒犯了,没等陆离走远便阴阳怪气地道:“你那娘是青楼小姐,自己爹是谁都不知道,如果是我一头撞墙死了算球了,还好意思出来丢人现眼。”

几个女人噗嗤一声笑了。陆离神色渐冷。马晓晓又补了一句:“村里人都知道你爹的婆娘在青楼里卖,说什么回娘家,豁鬼哟,笑死个人了,怕是被抓回去的吧!”

陆离猛地转身,将肩上的干柴丢到地上,捡起地上的石头,大步走去,冷声说道:“你说什么,你再说一次!”

马晓晓一手叉腰,一手指着陆离,气势汹汹地道:“我说你个瓜娃的娘在青楼卖又怎么样,老娘就不信,你还敢打老娘不成,你娃敢丢石头打老娘一试下,我男人弄死你三叔一家!”

她的话音刚落,陆离猛地丢出石头砸了过去。

砰!

一声脆响,马晓晓的头上开了花,她下意识的捂着头,手上湿哒哒的,血水如同西瓜汁一样流了下来染红地上的瓜子壳和核桃壳,她惊怒地道:“你、你敢打老娘!”

陆离又抓起地上的核桃壳砸了过去,砸在她那满是鲜血的头上。

马晓晓被打懵了,张大了嘴巴却说不出话来,她没想到陆离胆子这么大,以前说他都是低头路过,不说话,像个闷葫芦,今天事出反常,她还没有反应过来。

在这青云村里,她仗着她男人陈二楞是泼皮,一向是横着走的,只有她欺负人,谁人敢欺负她?

就算那些庄稼汉遇到她,被挖苦,怕他男人报复,一家人不得安宁,忍气吞声茨躅不敢言。

可是现在,一个十岁大的孩子敢拿石头砸她,是她怎么也想不到的。

一个被爹娘抛弃的小杂种居然敢当众捡石头砸她,而且还是连续性的!

陆离的眼眸里带着一丝摄人的光:“我警告你,以后我要是再听见你搬弄我爹娘的是非,我还拿石头砸你!”

这些女人说他什么都可以,可是说他娘是在青楼卖的,他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但看她们那贱贱的嘲笑,便知道不是什么好话,他不能忍也不会忍,哪怕打个头破血流也要报复。

你敢说,我就敢打,管你是谁!

“小杂种,老娘跟你拼了!”马晓晓的情绪突然爆炸,伸手就来抓陆离的头发。

陆离转身就跑,他灵活却脚步轻盈,捡起一根树枝,使尽全身力气乱挥打着。

马晓晓被打得手上全是红肿,破皮的手火辣辣的疼痛,倒在地上蜷缩成了一只虾米。

“哎哟,瓜娃子,至于吗?你马婶也是随口说说,你这孩子怎么当真了呢?”一个年长的女人来劝架。

“小离,你快给你马婶道个歉。”一个女人说。

陆离转身扛起地上的柴就走,连话都懒得说一句。

爹说女人是水做的,可是这几个女人是厕所里的水做的,臭味熏人。

“小杂种你给老娘等着,老娘男人不是吃素的!让你们陆家在青云村待不下去。”马晓晓在后面叫嚣。

陆离懒得理她,他离开小路,爬上山坡,来到了小溪边。

今夜他不敢回家,说不定那个泼皮陈二楞真的会打死自己的,他来到小溪边的面峭壁下,找了个石缝躲了进去。

他躲藏的岩壁下是一个水潭,水潭里蓄满了水,水潭之上雾气弥漫,紫霞灿灿,很是好看,称之为人间仙境也不为过。

咕噜噜!

陆离一天没有吃饭了,本来捡捆干柴就去奶奶家吃饭的,没想到遇到毒舌妇马晓晓,现在肯定是不能回去的。

石缝不宽,只有巴掌那么宽,但陆离感觉不到拥挤。

坏了,那婆娘的男人找不到我,肯定会去找奶奶三婶她们麻烦,祸是我闯的,不能连累奶奶和三婶她们,这一年,三婶三叔虽然有时候不给他好脸色,甚至还嫌弃他,但从来都没饿着他。

有好几次他发高烧,迷迷糊糊间听到三叔焦急道:“二哥早逝,大哥又失踪了,我们老陆家不能再少人了,哪怕半年不吃肉也要救好孩子!”

“可不是,这孩子懂事,勤快,自从他来我们家吃饭,从来就不缺干柴,屋里屋外帮着忙活。”他三婶这般讲道!

“是啊!我们不做坏人,这孩子将来可怎么过啊!要让他早些明白人心险恶,懂得生存之道!”陆离三叔语重心长的讲道。

想到这些,陆离鼓起勇气,即使回去会死,他也不怕,走出石缝,他太着急,脚下一滑,失足掉下百米高的断崖。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迷雾中一名头戴莲花冠,身着灰色道袍的老人,闭着双眼淡淡说道!

噗通!

陆离掉落水潭,清澈的水下冒出一个水泡,一身素布白衣的陆离已经晕了过去,慢慢的从水下漂浮上来。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