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寒叶落最新章节_春寒叶落免费阅读_无弹窗

春寒叶落最新章节_春寒叶落免费阅读_无弹窗

作者:信步微迤

更新时间:2022/05/27 23:03

最新章节:第一章:剑和匕首

简介:

边远乡村少年陈伦因为一段梦而决定踏上仙途,这是他的求仙之路。

陈伦,家中独子,年岁十七,六尺男儿。

陈伦家住西南边陲的一个小村庄,这地方也是个鱼米之乡,可惜太过偏僻,与世隔绝。按照某些人的理解,算是个世外桃源。

今日陈伦正如往常一般早早扛着锄头出门,做着自己从不知何时就开始进行的日常。

农村的生活日复一日,春去冬来,枯燥但又现实。陈伦这个年纪,早已经将打理庄稼地当做了生活的一部分。

如果有人问起他想干什么,他也只知道种庄稼。毕竟,对于陈伦,这便是他的生活,没有庄稼就吃不饱。

也许有人会谈论生活的好坏,但是陈伦却不会,生活就是生活。

村子里的日子仿如静止一般,不管外面的人怎么想,村子里的日子总得照样过下去。从小陈伦就已经知道不劳作会怎么样,因而他也和村里的普罗大众一样,日复一日,无从奢求。

也许是老天爷看着陈伦的生活太过枯燥,也许是陈伦就没有这安逸命,今天的陈伦遭遇了他出生以来最大的变故。

生活本是寻常,寻常之中却又常常出现一些不寻常。

陈伦一如往常在田地周遭大致巡视了一番,看着没什么异常,正打算找上发小赵四一块儿去河边游个泳。刹那间狂风呼啸,天昏地暗。

陈伦有生以来就没见过那么夸张的狂风,他感觉自己要是一个不稳,肯定会被吹倒在地。

看向风吹来的地方,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突然,雷声充斥了这本就安静的田野,猛地一抬头,远方山顶,正有闪电掠过,还没等雷声再起,又是一波接着一波的雷光刺破天际,越来越密集的闪电!

陈伦这时候愣在原地,就这么看着远方山顶的雷电,其实他是被吓到了。

也不知陈伦看了多久,光条越来越密集。陈伦眼睛始终没能离开那个山头,终于天地恢复清明,最后一声轰鸣声也已经消失。

陈伦依旧僵在原地,僵了好一会儿。

这是陈伦第一次真正见识到“自然”的恐怖,他花了很长时间消化眼前的一切。

猛地回过神来,哪还有什么雷电,只有叶子在不大的风中若无其事的舞动,相互嬉闹的声音。

既然田间无事,陈伦又按照原计划去找上了赵四,不过这下不是去游泳了,是去爬山。

说起刚刚夸张的雷暴,赵四当即喊着拒绝,不过在陈伦的“鼓动”之下,还是没忍住,同意一起去探查一番。

说走,就走!

这座山不是很高,爬山并没有花费陈伦和赵四太多的时间在,没过多久就看到了雷霆的残迹。

这一次,陈伦是这辈子第一次真正见识到雷霆的可怕,在山下没能看到的,是山顶的一片焦黑。地面遍布黑色的粉末,若不是越往前走所看到的树桩越短,陈伦绝不会相信这里曾经遍布林木。

又走了没多远,终于到了山顶。山顶有一块空地,空地中央是一把插在地上的剑,还有一堆灰烬。

两人大致观察了一下四周,没看到什么特别的东西。

缓缓靠近,第一次看到实物的赵四兴致昂扬地冲上前去,试着把玩新奇玩意。费了好大的力才把剑拔出,还落了一个踉跄,最后站起来费力举起剑,样子颇为滑稽。

陈伦看着赵四,一阵忍俊不禁。他没有像赵四一样很快冲过去,赵四举起剑之后,陈伦才有说有笑的徐徐走过去。

陈伦走近了看,又看了看地上的灰烬。本来有说有笑的面庞此刻却安静了下来,他看到灰烬之中似乎有东西,蹲下身子,盯着灰烬,良久。

赵四则在旁边四处观察,好不容易在旁边的一块泥土上看到了露出来的金属,挖了挖,找到了剑鞘。赵四兴奋的想把剑装回剑鞘,可惜剑鞘里已经装满了沙土,这把剑不好拿啊。赵四又在附近找着有没有什么东西能够打扫一下剑鞘,至少把里面捅干净点,好让自己不至于没办法拿剑回去。

赵四本想叫陈伦帮忙,但是他看到陈伦一直盯着灰烬沉默,就默默的走上前去,站在陈伦身后。

看了灰烬许久,赵四也没说话,直到陈伦转过头看向赵四,赵四才指着那把剑说到:“这把剑谁收着?”

陈伦没有发话,在灰烬中翻出了一把装在鞘中的匕首。看了看赵四,给他看了一下匕首,然后将匕首揣进了兜里。

两人在这里没有多说话,见陈伦对着灰烬鞠躬,赵四也跟着鞠了一躬。

陈伦又和赵四想办法把剑鞘里的泥土清理干净了,虽然还残留了一些,但至少能把剑顺畅收放。

于是陈伦揣着匕首,赵四扛着剑,两人就此下山。

自从看到那堆灰烬,陈伦心里就很不是滋味,他的直觉告诉他,那是一个人的“残痕”。想到这里,陈伦心里五味陈杂。

下山之后赵四跟陈伦谈了谈“分赃”的事情,觉得自己拿了一把剑,陈伦只拿了个匕首,这样不太合适,说着叫陈伦去自家吃鱼。察觉陈伦此刻的安静之后,路过自家把剑收着,就送陈伦回家了。

陈伦一回家就躺在床上,掏出匕首看着,他已经认定这匕首和赵四手里的剑就是“遗物”,他却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好端端一个人会在那里遭遇如此恐怖的雷击。

伤感之心来得快去得也快,毕竟陈伦也没亲眼见到人,知道想太多也只是瞎想。

陈伦这才仔细看向匕首。带着鞘的匕首约莫八寸长度,鞘上很是光滑,若不是一眼就能看到属于金属的青绿色,陈伦都得怀疑这是不是玉石打磨而成。匕首把柄处与鞘相平,柄上有起伏的纹路,恰好手指握住不会轻易滑动。

轻轻拔出匕首,刀身锃亮,略有弧度,向着木桌桌角轻轻划下,还没发力,刀身却已然穿过木板,回看木板,不见丝毫划痕。

又找了一块树枝,匕首横切,初时匕首穿过却无异样,而后却见树枝悬空的一边缓缓落下,切口光滑如玉。

陈伦这才感觉到了这匕首的不简单。于是找了个几块布,缝制了一个小袋子,将带鞘的匕首套进去,又找了根绳子捆着,吊在脖子上揣进了怀里。

今夜陈伦很是兴奋,拿到收获的他早已将见到的雷霆抛却脑后。面带微笑躺在床上,闭着眼睛,攥着匕首袋,悄然入眠。

繁星点缀之下的夜空照亮了田野,田间的植物随风舞动手臂。皎洁的月光顺着窗口洒落到陈伦的屋子里,映照着陈伦憨实的睡颜。

是夜,陈伦似乎一直在嘟囔些什么,又似乎什么也没说。

从这一晚上之后,陈伦时常在田埂上望着远方,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赵四寻他玩耍,陈伦总是兴致缺缺。

一直过了整整半个月,陈伦终于做出了一个令人惊讶的决定。他先是去找了赵四。

陈伦:“我们出去走走吧,离开村子,去外面见见世面。”

赵四:“你在想啥呢?村子里过得挺好的啊,出去干嘛?”

陈伦:“你去不去?不去我就自己去了。”

赵四:“认真的?”

陈伦:“认真的。”

赵四沉默,静静的看了陈伦一会儿。

赵四:“真认真的?”

陈伦:“真认真的。”

赵四:“好,我陪你去。什么时候动身?”

陈伦:“越快越好。”

赵四又看了陈伦一会儿。

赵四:“给我几天时间,我准备准备。”

陈伦转过身去,背对着赵四,双脚已经动起来了。

陈伦喊到:“好!”

又抬起左手,手掌掌心朝前,大大的招了几下。

陈伦还是决定自己一个人出去了。

临行前先是和祖父告了别,祖父差点没气死。不过见陈伦现在每天茶不思饭不香,还真怕他憋出什么病根来,拗不过陈伦,祖父最后还是松了口。

祖父告诫他出门可以,但是三十岁之前一定得回来,便没有再多说些什么。

至于父母那边,陈伦花了更多的时间去说服父母。

家里人很不理解,在家呆着好好的,干嘛想着出去,一开始只当他是儿戏,后来还是祖父出面,家人才同意陈伦出去。

出门时陈伦没有叫上赵四,他知道,自己花了那么多时间才说服家人,赵四怕是没办法很快陪他走了。

其实赵四那边早已经说服家人,就等着陈伦去找他,谁承想陈伦这厮居然自己一个人跑了,最后赵四出门找他的时候,骂骂咧咧,气得直跺脚。

陈伦一个人出门,带着大包小包一大堆东西,最后还是见陈伦实在拿的太多,都没法走路了,就给他卸了些负担。临行前母亲哭哭啼啼的让他别走,也没能留住他。

陈伦一个人的旅途就此开始,食物虽然看着多,但是经不住这路实在太长,很快就已经吃光了。不得已,陈伦只能在林间找食物,饥一餐饱一餐。不过奇怪的是陈伦的旅途不管遭遇什么困难,他从没有后悔过,也从没有想过因为困难而回去。

走走停停,陈伦花了整整一个月的时间才走到第一个有人烟的地方,这里是个小镇。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