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之神最新章节_鹰之神免费阅读_无弹窗

鹰之神最新章节_鹰之神免费阅读_无弹窗

作者:拽佛

更新时间:2022/05/18 10:07

最新章节:第一章 少爷不见了

简介:

玄巽大陆上,流传着一个传言,世间有一种大占卜术,可窥知未来,南方有鹰人得其术,得鹰人者,可得天下。

 其有一人,假借这种名义,欺蒙了许多的人,为其效力。

 在他的地牢里,一个鹰人被他用铁链栓了起来,像一条狗一样,这个鹰人,似乎会一点占卜,那人似乎是想要得到它的帮助,可鹰人未被驯服,被锁了很多年。
         多年后,大占卜之术再在北方现世,一个叫苏煜的少年,却不知危险的悄然临进!

固北之都,厚雪积盖,北啸山风,瑟瑟凛凛,苍穹之上,一只孤鹰滑翔。

“嘶……嗷!”一声嘹亮的鹰唳,石破天惊,雪鹰扑棱利翅,激起片片雪花,直直落在了寒峭城的城墙上。

寒峭城坐落于漠雪帝国之北,隶属于与云州接壤,算得上是边境要塞。

恰逢每年十月,寒雪必将倾覆而至,温度骤降,人畜都躲家门不敢出。

城墙上两守城的士兵,冻的青瑟发抖。

一位士兵,指着那雪鹰,哆嗦说道:“这扁毛畜牲,竟也不怕冷,这雪下的,小爷人都快冻死了。”

另一个士兵,也向那雪鹰望去,回道:“它好像是从南边飞过来的,听说筑沙城那边,好像开战了,也不知情况如何?”

雪鹰并不搭理两人,一对迥圆的鹰目,锐利的扫视过城中一切。

那鹰并未逗留,只是再扇翅时,已是往来时的方向,折返了回去。

寒峭城中,苏府,此时正执一片欢声笑语中。

苏府小公子,苏煜,今日正当其十八岁寿辰。

前来祝贺的都是城中名门望族,或非富即贵的大人物。

苏旺,苏府的一家之主,在寒峭城算是响当当的人物。

苏家的生意,不只在寒峭城是龙头,在相邻的几座城池,也是排名靠前。

这一切都是来自于苏旺,一个人的功劳,当年他亦是白手起家,无依无靠,硬是在寒峭城打出了一片天地来。

可惜的是,这么多年来,他却一直膝下无子,直至年过半百,好不容易,才老来得子,有了苏煜这么个儿子,所以对其宝贝得很。

苏府门前,知客高喊着一位位大人物的名字及贺礼,并洋溢着笑脸恭迎进府内。

来祝贺的人,大多都是苏旺的倾慕者,围绕在苏府中,对其进行着阿谀奉承。

苏旺虽已六十有余,可驻养有术,面相上并不显老态龙钟,而可见精神焕发,两只锐利的眼中,暗藏着一片精芒。

苏旺作为一家之主,微笑着向周围众人,有说有笑,频频拱手谢礼。

待知客再无报喊,宾客皆齐,作为主人,苏旺登台说话,一番感谢。

“感谢诸位来参加小儿的寿宴,今日乃是煜儿及冠之礼,诸位的到来,既是给苏某人面子,便是给苏府面子,苏某在此承诺,今后诸位在我苏府的买卖,皆可享受优待。”

苏旺此言一出,桌前列位皆是鼓掌,叫好声:“苏老板,好样的,苏老板,不亏是商人楷模,大善人呐!”

苏旺将手往下一压,说道:“废话不多说了,请诸位耐心观礼。”说完便走下台去。

“不好了,不好了…”

刚走下台,府中一小厮,便急匆匆跑到了苏旺面前。

苏旺眉头一皱,呵斥道:“慌慌张张的成何体统!”

一拂袖,直接将小厮领到了后院,接着问道:“何事?”

小厮被老爷呵斥的,一机灵,慌张回答道:“不好了,小少爷不见了…”

不待小厮说完,苏旺怒道:“你们是干什么吃的,我不是让你们看着煜儿吗?怎么人不见了?”

小厮吓得赶紧跪下,紧张说到:“小人…小人也不知,少爷一直把自己关在屋里,不让我们打扰…”

苏旺怒急问道:“煜儿失踪多久了?”

“……”不等小厮回答。

苏旺来回踱步道:“这马上就是及冠之礼了,不是和他说了,让他今天不能出门的嘛。哎,这都怪我,平时给他宠坏了,看来以后,是该对他严厉些了。”

苏旺一转身,看到小厮还跪在地上,气不打一处出,一脚踢在小厮身上。

“还不快去找!”

“是,是,小的马上去找!”小厮赶紧,慌慌张张夺门而出。

只听身后传来苏旺的声音:“多叫些人,一起去找!”

待小厮走后,一直跟在苏旺身边的老管家,苏伯想了想,走到苏旺身边说道:“老爷,少爷会不会是去了那个地方?”

苏旺抬头,一下盯住了苏伯,想了想说道:“老奇,煜儿他真的就那么想练武吗?让他接替我,做个闲散的富人,不好吗?”

苏伯回道:“老爷,煜儿的心思,您又不是不知道!只要是少爷的选择,我老奇都会支持的,再说,习武也没什么不好的!”

苏旺收回目光,闭上眼睛说道:“我不想他练武的原因,你也知道,我不想他过得向我们那么辛苦,更不想他有殒命的风险!”

苏伯轻轻回道:“少爷他,过了今天就十八岁了,他该有他自己的选择了,我们呀,也不可能护他一辈子的,不是吗?”

苏旺叹息一声,慢慢睁开了眼,道:“老奇,你说的对,我们的确不可能护他一辈子。他,也是时候,该知道真相了。”

“老奇,麻烦你走一趟,去将他带回来吧!”

“是。”苏伯说完,人已经消失在了屋里,也不知他是如何消失的。

只留下,苏旺看着门口,久久的一片,一动不动。

苍雪山,位于寒峭城之北,这里皑皑白雪一片,山路崎岖险滑。

一少年正在山腰上攀爬,他手抓冰延,脚踏冰锥,或攀,或跳,或纵……

少年回头,向悬崖下望去,一张灵逸俊俏的脸,在寒雪下冻的发红,他腰穿貂皮。

一块冰岩,从上面坠落,摔在雪渊之下,四分五裂。

少年喘了两口气,脸无惧色,回头继续攀爬,只见他犹如一只雪猿一样灵活,在冰崖上来回蹦跳。

雪涯之顶,这里有一片辽阔的平台。

少年躺在平台边上,喘息好一会儿,才站起身来,看向远处的太阳和城池。

在白雪的映衬下,阳光城池,雪山融为一体,交相辉映,真是一副美不胜收的画卷!

少年看了一眼,微笑转身,向着身后的一间破庙走去。

“出来吧,疯子爷爷,看我给你带什么好东西来了。”

少年走进破庙,将手里的包裹,放到石桌上,并慢慢的打开。

顿时一股香气,从里面飘荡而出,弥漫向整个屋子。

残破神像后面,一堆杂草里,一个白发散乱的老头,耸动了一下鼻子,睁开了眼。

“嗖!”

只见他邋遢的手里,凭空多了一个鸡腿。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