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蓉漂的崛起最新章节_一个蓉漂的崛起免费阅读_无弹窗

一个蓉漂的崛起最新章节_一个蓉漂的崛起免费阅读_无弹窗

作者:鱼双飞

更新时间:2022/05/18 04:32

最新章节:第一章、预备的替罪羊

简介:

蓉漂萧云、出身农村。事业正红的时候遇公司股东排挤,而相恋多年的女友因为准丈母娘的反对也忍痛离去。
然而潜龙在渊,终得贵人赵人杰襄助,更是收获美满婚姻。
报旧恩、平骚乱、逐鹿商场、报效国家、始终初心不改。

接近中午,长吉公司的椭圆会议室虽然几乎坐满了人,但却鸦雀无声。作为一家从事综合房地产开发承包的企业,长吉公司在企业云集的蓉城就是一家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公司。但借着蓉城近20年来的飞速发展,长吉公司也是一家资产过十亿的企业。

此时、座在主席位置的男士正两眼空洞的盯着正前方,不知道他是在思考还是在走神。作为公司的董事长,林强虽然个头不高,平常也是一副严肃的面孔,但谁见到他也不能忽视来自于他体内的能量和眼神中的坚毅与果敢。此时,他漫漫收回了目光,扫了全场一圈,仿佛没有看到面前的一沓资料。

而在他左手边坐着一位圆脸的胖子。虽然室外温度接近40摄氏度,但室内的温度却维持在27摄氏度度左右。不知道是过度肥胖还是其他原因,此时浓密的汗珠已经布满了他的脸颊和脖子。本来有点白皙的皮肤此时也呈现出绷紧的红色。他的眼神微微的避开了林强,思索片刻从自己的椅子上站了起来:“林董,这件事情确实比较突然,我已经吩咐财务部和市场部主管立马查实情况、、、、”。

林强打断了他的发言:“许副总,目前的情况已经很明了,再去查实也只是确定公司的损失。现在我们是要排查一下这件事是什么原因产生的,以及是否还有补救措施。你虽然主管人事和财务,作为常务副总,整个公司的情况你应该是最清楚的;而新项目目前也是你主抓。发生这样的大事,你我都难辞其咎”。

被林强称为许副总的许军,作为公司股东之一,也是公司的常务副总。他擦了擦脸上的汗珠:“林董,北改项目我们前期投入1000多万元;上月已经中标了。天达集团也已经和我们签订了独家开发协议,我这刚刚出差去了锦东省,回来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我也是难以置信啊!”。说完,满脸委屈的转过了头。

“林董,是这样,月初许总出差;他想到这个项目已经签订协议,所以就安排了萧云主管暂时负责”,此时坐在林强右手边位置的一个中年女性站了起来。年过40的她一头蓬松的栗色短发;身着标准的白衬衫,黑裙子职业套装。皮肤白皙,身材微胖一看就属于很注重保养的人。紫色的眼影衬托着略微下垂的眼袋,丹凤眼中夹杂着一丝看不见的灰色。她就是公司的人事总监兼总经理助理刘希。

在1年多前,林强还是公司的执行董事和总经理,那时候刘希就是公司3个总经理助理之一。林强成为公司董事长后不再兼任总经理一职,现在公司董事会也还没有通过总经理的认命,许军作为常务副总和另外一个副总苏山是最为热门的2个人选。虽然许军是公司元老,但似乎董事会更倾向苏山,而由于苏山不是股东,所以这件事一直是悬而未决。没有总经理,但重大事项因为林强随时在公司,所以也很少出现管理偏差。

言归正传,且说刘希说完,许军脸庞闪过一丝不易觉察的笑意。而坐在左边中间位置的萧云此时不得不站起来:“这次对方通知我们解约的理由是我们前期的信息造假。许总出差的这段时间,我主要是在准备开工前的相关设备、手续;以及提前与采购部对接物料供应事宜。而与天达集团的沟通事宜,因为许副总临行前让我不必担心,他会进行处理。”

许军转头盯着萧云:“萧主管,我出差让你暂时负责,我可没有说让你不要联系对方。我说的是如果你与对方在沟通上有什么问题,要随时告知我,我和天达集团的姚总监毕竟还有些交情,有什么事情都是好说好商量嘛,我怎么可能不让你去联系啊!”

见萧云不言,许军继续道:“毕竟我出差有时候是不能及时处理问题的。如果这件事我早点知道,也许就不会这样了。另外,这次投标你全程参与了,很多事情你也是知道的嘛。所有提交的资料也是你审核的”。

林强眼睛还是盯着前方,一句话也没有说。越说越来劲的许军正想继续发言,一眼看到刘希的眼神,立马憋了回去。

会议室又安静了下去,林强收回目光,仿佛看不到坐在他周围的一圈人。他轻轻的把面前的烟灰缸推到了桌边,端起他的茶缸啜了一口。

“好了,今天的会议先到这里,各个部门整理好自己部门的资料,先散会了”。说完、林强夹着资料,拿着茶缸走了出去。其他人也陆陆续续的走出了会议室。

萧云一个人呆在里面,此时脑子里一点想法也没有。他始终相信这世界没有这么离奇的巧合,许军一出差,他一负责,对面就解约?按照预估,这个项目在未来4年,至少可以为公司带来5个亿以上的收入,作为股东的许军怎么可能不知道其中的重要性?关键是对面指责公司提供虚假信息的来源——人员资质造假。而这资质造假的人还是新进来的,刘希难道没有核实?毕竟是一个高级规划师。萧云摇了摇头,走回了自己的办公区。

此时,时间已过下午2点,公司是没有什么东西吃了,萧云也没有什么胃口。正准备随便点个外卖,手机短信滴答的响了一声:滋味轩202房间,看着来信人,赫然是林强。

滋味轩离公司也就1公里,萧云刚刚下楼就看到一个人正朝他招手,不是他新来的徒弟林小英是谁。他挥挥手告别,准备骑个单车赶过去,却发现林小英手舞的更厉害了。这个徒弟,年龄不大,长相虽然比不上那些化了妆的网红,但也算是周正。穿的稍微保守,却掩盖不了她傲人的身姿。她应该走出校园也不久,跟了他还不到2个月,随时都活蹦乱跳的。刚刚他们开会,估计这妮子早就吃完饭在外面瞎逛了,不料在这里碰到她了。

萧云只得先走过去,这才发现停在林小英后面的车,一辆红色的325。虽然带了这妮子快2个月了,除了平常觉得她喜欢买零食,萧云还对这个徒弟真不了解。虽然妮子好几次想请他吃饭,他都婉拒了,都没有教会人家什么东西呢,也好意思去吃谢师宴?

“师傅,我送你过去”。

萧云一脸懵逼:“去哪里?”

林小英狡黠的一笑:“快上车嘛,你要去哪里我就送你去哪”。

325算不上豪车,但也不是人人都能消费。不过想想现在那么多的拆迁户和暴发户,萧云也就释然了。他还在回味这妮子的话,林小英已经打开副驾驶的门:“师傅,你请上,我吃不了你,也耽误不了你的事”。

坐上车,这妮子开车转了2个湾就把他送到了滋味轩的门口。正想问问这妮子怎么知道是这里,萧云已经看到董事长的司机正向自己招手。妮子超他笑了笑,挥了挥手,开车扬长而去。

滋味轩,与周边的其他餐饮中心一看就不一样。场地虽然不算大,但古色古香的风格却让人过目不忘。作为这里的常客,萧云就是没有人带也能轻松的找到房间,何况董事长司机陈勇走在前面。

推开门,林强已经坐在了里面。司机陈勇关上门,走了出去。

“林董,这次的事情我大意了”。

“呵呵,萧云。我记得你来公司从客户代表一路到分公司负责人,集团公司市场部副部长,部长,子公司总经理再到给我做助理和如今做运营副总监,咋们认识有5年了吧!”

“多谢林董栽培和信任,这一路要不是您,我不会走这么快”。

“恩,首先啊你的能力是有目共睹的。至于你说的栽培和信任啊,我还真当得了。公司迄今也快20年了,你算是升的最快的一个了。对于这次的事情你有什么想法?”

诚如林强所说,萧云这些年虽然钱没有挣多少,但在公司能够平步青云,他是真心的感谢林强,有时候他觉得林强就像自己的父亲和师傅一样。

“林董,这次的事情我觉得并不像是运气使然。前期投标我们算是准备的细致入微;从前期接洽、参标、备标、投标、中标到签署协议可谓都没有什么问题。我也有信心在方案和投标价格方面我们是最有优势的。所以中标并不意外,我意外的是这次这个新的高级规划师最后纳入我方资质名单的动机,因为以我们公司的人员配备,没有他我们也是超标配置的”。

“你能想到这一点非常不错,当初刘希招聘这个人的时候,随口说了一句话,你知道是什么吗?”

不等萧云摇头,林强继续道:“刘希当时说的是,根据你的推测我们中标的可能性很高,后期随着山水村项目和这个项目共同开展,我们公司各个岗位的技术人员都会紧缺。加上这些年蓉城基础建设的快速推进,本身对高技术人员的需求也很大,她当时说是你建议招聘的”。

萧云不仅苦涩的喝了一口水:“林董,我是说过中标几率很高,后期对技术人才需求可能会增加;但是我还真没有建议他立马招人。一方面从中标到实际开工根据目前蓉城的情况一般都要3-6个月,这期间招人是来得及的;另外一方面,我们和中奥建工这些年的合作一直很融洽,我们真的急需技术人员的时候可以向他们借调;第三方面我自己应该很快也能拿到高级规划师的职称了”。

萧云自嘲的笑了笑,继续道:“最让我意外的是,新招的这个人我们完全没有必要在这次作为正式人员架构纳入和天达集团的协议中;而且以往也很少有公司在这方面较真,因为最终的高级技术人员可能会调整,所以我不觉得这是一次意外”。

林强点了点头:“你能想到这么细致,你就应该知道他们这么做的最主要目的是什么。”

林强点了一支烟,深深的吸了一口:“萧云啊,虽然你进入公司才5年不到,但是以你的能力应该知道我们长吉公司的一些情况。20年前,我、许军、孙伟还有李亚梅创建了长吉公司,也就是现在长吉集团的前身。当时我们四个人我最年轻,占的股份最少;但是一开始我就是总经理。因为出资最多,占股最多孙伟从一开始就是董事长。李亚梅只是出资但是不参与经营管理。”

林强抿了一口茶:“许军比我也就大几个月,一直以来都喜欢拿我相比;但我们其他三个都知道,搞搞外交他是没有什么问题的,但论做人做事他格局太小,心胸狭隘,而且这个人喜欢占便宜,所以一直以来我们其他几个都不是很赞成他做一把手。他这个人一直比较害怕孙董,当初孙董还在的时候,他一直比较收敛。孙董离世后,他知道董事长肯定是我的,李亚梅是不会参与的;他就非常想坐到总经理的位置上去。但是我、李亚梅都知道他的德行,不是很放心,而孙家大嫂也是基本不发表任何意见,什么都让我和李亚梅拿主意,所以他这些年的憋屈你能想象”。

“另外一方面,苏山是我和孙董一手带起来的。虽然说不能独掌大局,但是独当一面还是没有问题的。而亚梅和我相比许军也更支持苏山出任总经理一职。而你算是公司这些年来最闪亮的新星,有头脑有手段有操守。就是牛脾气,但又好在心胸宽广,能容人,容事。这次的事情看似冲着你来的,他们根本还是冲着我来的。他们是想断了我的左膀右臂啊”。

“我始终有件事情不明白,这次他们这样计划如果仅仅是针对我,代价是不是太大了,毕竟是几个亿的项目啊!”萧云道。

林强深吸一口香烟:“这也是现今困扰我的一个问题。即使许军对我们有意见,但毕竟他还是公司的主要股东;损失这么大,不符合他的利益;而且他那么贪财的一个人怎么会舍得”。

萧云虽然内心有一种感觉,但没有证据他也不好当着林强的面提出来,毕竟太骇人听闻了一些。

林强将手上的烟头摁进了烟灰缸,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萧云啊,这次你要做好心理准备,他们很可能利用你此间负责这个项目为噱头,在公司会议上对你发起攻击。虽然人不是你招的,事情也不是你决定的,但这么大的事情,他们总有提法;我能站在你后面,有些事情我作为董事长也不能越俎代庖;你自己要有一定的准备。另外这件事,我作为董事长肯定是难辞其咎,所以接下来也有很多事情要处理,我们今天吃个便饭,接下来怎么走还得一步一步来”。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