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夜雨寒最新章节_今夜雨寒免费阅读_无弹窗

今夜雨寒最新章节_今夜雨寒免费阅读_无弹窗

作者:孤爱独

更新时间:2022/05/17 18:10

最新章节:第一章:重案组

简介:

山海大学物理学院邹教授离奇失踪,通过监控录像人脸比对,发现他最后一次露脸,是在山海寺的后山脚下,那天下着暴雨,可他手中银晃晃的匕首,却在监控录像中显得格外清晰。

地点:山海市

时间:2017年3月25日

天气:阴

——————

山海市刑侦支队第一大队,又称山海市“重案组”。

近十年来,重案组接连破获“国恐外经集跨”六大类犯罪案件近五十起,声名远扬,受到上级不少表彰,是山海市名副其实的明星警队。

此刻,5名重案组的核心成员已经在会议室落座,也许是等的时间有些久了,秦飞岳手法娴熟地点燃了一支香烟,伴随着一缕青烟从口中缓缓吐出,他原本紧凑的眉头也舒展了不少。

众人见状,默不作声,只有秦花花表现的十分不满,她一只手托着下颚,歪着脑袋直勾勾地盯着他手中的香烟,好像多看几眼香烟就会灭掉一样。

秦飞岳知道在会议室抽烟是违反纪律的行为,故意侧了侧身子,想要避开秦花花的目光。

“秦队!”

“嘘!嘘嘘!”秦飞岳转过身来把夹着烟的拇指抵在了自己嘴唇上,示意秦花花赶紧闭嘴。

“秦花花!你可小点声,也不看看这是哪,待会儿惊扰了旁边办公的同志,王局知道了肯定罚你写检查!”

“呵!我声音是大,那也没你这烟味儿飘得远吧?”秦花花不屑地撇了撇嘴。

作为重案组的一把手,秦花花的行为让秦飞岳感到很没有面子。

他环视了一圈会议桌上了其他组员,发现大家都默契地低下了头,总之就是一副什么都没听到的样子,或真或假,这让他感到非常的满意。

“也就抽这一根,秦花花,你注意身份!”秦飞岳左手在桌子下偷偷地扯了扯他亲闺女的袖子,语气坚定。

众人想笑,却也只能憋着,要知道秦队再怎么说也是重案组的老资格了,还是他们的直属领导,他们可没有这个胆量。

这时,一个身着警用常服,头发花白,梳理整齐的男人大步走了进来。

“王局!”

秦队连忙起身,重案组的其他成员也都跟着站了起来。

王局一边走向自己的座位,一边抬手示意大家坐下。

“刚才临时有个会,占用了不少时间,咱们马上开始。”

说罢,王局从公文包里掏出笔记本,表情十分严肃。

“开始吧秦队!”

“好,那先由我来介绍一下大致案情。昨天上午9点我们接到山海大学的报警,报案人称他们物理学院的邹平教授已经连续三天没有上班,去向不明,我们合成办案中心通过视频监控人脸比对,发现邹教授最后一次露面,是三天前的傍晚,在山海寺后山的入口,但是我们查看了三天内山海寺所有出口的监控,都没有发现邹平教授走出来,初步怀疑邹教授在山中遇害,邹教授住所现场勘验检查的取证工作也取得了初步进展,阿飞,你来给王局汇报一下。”

“好,王局,由我来汇报一下取证的进展。”坐在会议桌角的一名留着寸头,皮肤黝黑,丹凤眼的男人站了起来。

“坐下说,同志们,咱们时间紧任务中,大家都随性一点,不要太过拘谨。”

王局示意阿飞坐下。

阿飞看了一眼秦飞岳,他点了点头,阿飞坐了下来。

“王局,我们对邹教授住处开展了全方位勘察,对现场的指纹、脚印等生物痕迹进行了固定提出,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迹象,邹教授住处的一部智能手机也已经送到网安部门开展电子取证工作,结果今天晚上六点之前应该能出来。”

“张泰,你来汇报一下视侦情况。”

“我们通过监控视频追踪,确认了邹教授是在三天前早上8点10分,驾驶一辆银白色轿车离开住处,9点30左右到达山海市南五环的“玲珑美食街”,由于美食街正在改建,并没有追踪到邹教授在美食街内的具体情况,但是我们发现他驾驶的银白色轿车,在10点13分又一次出现在南五环高速公路,并一路开往山海寺后山停车场,监控视频显示,邹教授11点07分手持一把约三十公分长的短刀进入山海寺后山,我们和合成办案中心抽调了20名警力,通过分时段查看山海寺所有出入口三天的监控视频,发现先后出入的27人中,并没有邹教授。”

听了张泰的汇报,王局才开始意识到,案件比他想象的还要复杂。

“秦队,报案人和邹教授家属那里有突破口吗?”

“秦花花,你来向王局汇报你的调查成果。”

秦花花掏出笔记本,声音清晰有力地介绍调查情况。

“据报案人介绍,他们是发现邹教授连续三天未来上课,无法联系才选择报警的,而且他们表示邹教授在失踪之前并没有发掘到任何的异常。邹教授为未婚,他的家属也是定居在外地,现在也是正在赶来的路上,预计明天就能到达山海市。”

陈峰看到大家都已经发言完毕,没等秦飞岳喊他,就主动开始了汇报。

“王局,秦队,我们昨天晚上组织50名警力最山海寺后山开展了全面搜查,由于连续暴雨的原因,没有发现任何邹教授的痕迹。除此之外,我们通知各个所队问询了辖区的各大超市,并没有发现与邹教授手中的同款短刀。”

听完大家的发言,秦队最后补充到:“由于邹教授未婚,无二无女,平日几乎也没有什么社交圈子,所以案件的侦办确实有很大的难度,王局,以上就是整个案件目前的情况。”

王局合上笔记本,掏出手机,打开“内网通”平台,拉了一个群聊。

“我知道案件难度之大,但是重案组本身就是为此而设立的,我也充分相信重案组的能力,我会在能力范围之内为你们提供技术保障,大家务必尽快破案!”

说罢,王局走到了会议室外,路过秦飞岳时拍了拍他的肩膀,秦飞岳知道,他这位重案组出去的老组长肯定为他准备了锦囊妙计。

事实证明,也果真如此。

王局走后,秦飞岳回到座位上,又叼上了一根香烟,就是怎么也摸不到身上的打火机了。

“什么安排呀,秦队!”秦花花把火机在他眼前晃了晃。

“哎呀,你说说你!”秦飞岳几分恼怒掺杂着几分无奈,把香烟又收回了盒子里。

“王局有安排,让咱们在合成办案中心临时建立工作点,你们一会儿全部回去收拾设备资料,我要去高铁站站接一个人。”

秦飞岳说完就要往外走。

“秦队,要不我去吧,开到高铁站要很远的车程呢。”陈峰往前跟了两步。

“不用,你们都回去收拾东西,这是我给你们的惊喜。”说罢,秦飞岳就离开了会议室。

秦花花感觉他爹神神秘秘的,但是毕竟现在有工作在身,她也不想因为身份问题搞特殊,还是得服从命令为大。

“那咱们现在就回去吧。”

车刚开出警局院子不远,秦飞岳就从车里翻出了自己的备用打火机,点上香烟满心欢喜的抽了起来。

他又想到,他可不是重案组里唯一会抽烟的人。

三年前,要不是因为艾克被省总队借调过去了,自己抽烟肯定是有个伴的,他闺女也不至于连着别人一起训斥吧。

想到这里,秦飞岳抬头看了一眼手表,发现时间快到了。

他最后狠狠嘬了一口香烟,把它像子弹一样弹出老远,一脚油门,车子一溜烟的跑了起来。

车子到了火车站,人群都快散尽了。

秦飞岳跳下车,左瞅瞅右望望,知道自己肯定是迟到了。

“秦队,开车很稳妥呀。”

听到背后这个熟悉的声音,秦飞岳故作严肃地转过身子,双手背在后面:“咋啦?本事大了?调侃我?”

“哎呦呦!亲爱的秦队长,你借我三个胆子我也不敢呀!来抽烟。”说罢,艾克从口袋里掏出专门给秦飞岳准备的软华子,又给掏出打火机点上火。

“你小子啊!”秦飞岳想再说两句,无奈这华子是在太柔了,硬生生把话给憋了回去,“上车吧!”

艾克非常自觉的走到驾驶位,他也不敢让领导给他开车呀。

路上,秦飞岳和艾克聊起了这三年的工作和生活,从艾克的言谈举止中,秦飞岳明显地感觉到,眼前的艾克早就不在时当年满腔热血、固执莽撞的那个他了,三年的总队工作磨去了他的棱角与稚嫩,激发了他内心的沉稳与智慧。

“我给你发的案子,你怎么看?”

秦飞跃说的是邹教授的案子,他从王局那里得知艾克要回来时,就把掌握的资料发给了他一份。

也许重案组的其他成员还没有意识到,就在那个“内网通”的群组里,多了一个叫艾克的小子。

“我大致看了整个案件的梳理,也通过互联网查询了有关于邹教授的一些资料,案件还是有很多疑点的。”

“说来听听。”

“通过互联网,可以查到邹教授在山海市还是有很大的知名度的,不少人称他为‘活菩萨’,这主要得益于他几十年来一直热心于公益事业,他带头发起的‘阳光山海计划’更是救助了上千户患有重大疾病的儿童,这样一个人失踪了,必然会引起群众的广泛讨论。”

从艾克的这段发言,秦飞岳看到了她女儿秦花花的影子,因为秦花花经常会嘲笑她的老爹是一个固执的老刑侦,不懂得运用互联网搜集情报信息,艾克就在他的眼前展示了一波互联网的情报搜集。

“没错,所以案件之初,我们就动用了大量的警力开展搜查工作,各项取证调查也可以说是达到了最高效率。”

“秦队,我看了你发给我的视频,如果是你去行凶的话,你会穿着行动不便的大衣,戴着引人注目的红色围巾吗?”

说到这里,艾克拨动了雨刷器。

“看来又是一场大雨。”

“谁说不是呢。”秦飞岳开了一点车窗,坐在副驾驶点上了一支烟,“三十公分的刀,邹教授是生怕我们看不到呀。”

“谁说不是呢。”

秦飞岳发现艾克一直没去摸烟,知道他肯定是戒烟了,又把车窗要下来一大截。

“叮叮叮,叮叮叮!…”

秦飞跃掏出手机,发现是阿飞打来的。

“喂,阿飞。”

“秦队,我是阿飞,邹教授的手机取证结果出来了,我们恢复了被删除数据,其中有一条短信是在邹教授失踪前一天发出去的。”

“短信内容是什么?”

“信息上面说,所有人都要为此付出代价,这就是命运。”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