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极记最新章节_武极记免费阅读_无弹窗

武极记最新章节_武极记免费阅读_无弹窗

作者:霁小染

更新时间:2022/04/30 09:38

最新章节:季衍择

简介:

季衍择,生于阳开村,
进阳城,战北凉,遇知音,入鸿蒙,下扶桑……他的故事,从不孤单。

太阳藏在阳入山后,随着时间的推移,光芒逐渐变得耀眼,而在山的前方,则是乌云密布,滋滋闪电仿佛要化成电浆,两者相对,不遑多让。

一个铁匠背着个竹篓,里面隐隐约约有着婴儿的啼哭。

“呜哇呜哇……”

“哭个锤子哭,给老子消停点!”

“呜……”

只见山前的乌云刹那间停滞了片刻,太阳的光轮已然若隐若现。

铁匠笨重地顺着山路走向山顶,走向了山顶的阳开村,当他踏入阳开村那一刻,第一缕阳光照耀在铁匠那一刻,乌云顿时支离破散,山前的一切仿佛都云消雨散,只留下一座城池,城门前写着两个字

“阳城”

……

当铁匠回到村里的时候,村里的人儿都围了过来,眼神直直地看着竹篓,仿佛能洞察一切。

阳开村不大,一共就七个人家,每户都只有一个人,男女老少都有。

一个壮汉眼神最为痴迷,他一脸憨厚地说:“铁匠你是给我抓了个娃娃让我换换口味嘛?”

说罢,壮汉摇身一变,化作一个羊身,虎齿人爪,大头大爪,双目却在腋下的怪物,张开血色巨嘴就欲把铁匠身后的竹篓一口吃下去。

“啪!”

只见一只紫色四爪龙爪拍在壮汉所化的怪物头上,只见那软绵绵地就像普通人所打出的一掌,却是将怪物的身子生生打得趔趄,这一掌的源头,却是来自于一个弱柳扶风,体态轻盈的女子,既视感十足。

只见女子红唇亲启

“丑东西皮痒了?”

怪物狠狠瞪了女子一眼,再次一变,变回了壮汉的模样,但他似乎对女子有些胆怯,只听到他咬牙低语

“骚蹄子!”

这时,竹篓里突然又传出了婴儿的哭声,铁匠看了看两个赌气的一男一女,又看了看脸上满是惊奇的其余四人,叹了口气,将婴儿从竹篓里抱了出来。

孩子一看到身边多了六个陌生人,哭的更狠了,他甚至不知道怎么去呼吸,哭地满脸通红。

一个脸上满是满是麻子的老人看了看周围不知所措的村民,翻了翻白眼,拄着拐杖走上前把婴儿抱了过来,想了想,找了块面纱把自己的脸挡住,免得吓到孩子。

然后从随身的荷包里掏出一个小瓶子,他皱着眉头,看着瓶子,又看了看嚎哭的婴儿,一咬牙,倒出半瓶晶莹剔透的液体。

有趣的是,液体浮在半空中,以肉眼难见的速度迅速消逝,老人不敢怠慢,一股常人不可视的元炁将液体包裹住,输进了孩子的嘴里。

孩子顿时平静地睡了过去,通体被金光笼罩,宝相庄严,然后将婴儿还给了铁匠。

老人这才心痛地哭喊道:

“老子的半瓶源液啊!”

一边说着,老人竟是哭着抱着村里看上去最小的一个少年,嘴里不停念叨着

“村长大人……要不您老改天再去守天阁要点?”

老人一脸希翼

少年看着长相与行为及其不符的老人,翻了翻白眼,没好气地说

“滚一边去,我的老脸没这么厚!”

老人立马捶胸顿足,手背到后面,一副被冷落的孤寂模样。

少年身边一直很沉默的另一位老人缓缓走了出来,虽然年事已高,但腰却是挺直,观感比麻子脸老人好了不知多少,他的眼睛一直保持闭着的样子,只有刚才看婴儿的时候睁开了一会,当时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婴儿身上,没人看见他的眼睛里竟是一片白色,准确来说,是灰白,看似是一个瞎子。

只见瞎子凭空变出和刚才麻子脸一模一样的瓶子,里面还有半瓶源液,麻子脸看到,心里有些起伏,但他却没有伸手去拿,他不知所云地朝着瞎子问了一句。

“剑养好了?”

“差不多了,所以剩下的我留着作用不大”

麻子脸却是摇了摇头,没有伸手去接,他拍了拍身上的灰,站了起来,眼神灼灼地看着瞎子,他很清楚瞎子的剑养好了是什么概念。

“我刚才就开个玩笑嘛,这里需要养的东西就剩一个了。”

说完,麻子脸朝着婴儿努了努嘴,瞎子默然了一会,随即颔首。

众人再次沉默地时候,一个长相极为英俊的男子阿巴阿巴了起来,他扯了扯壮汉的衣袖

“娃娃,睡?”

壮汉没好气地看了看长得帅到欠打的男子,明明长得很正点,但脑子却是不太好使,鼻腔轰鸣了一声。

男子顿时吃吃地咧开嘴

“娃娃,乖!”

铁匠终于开口了

“咱们七个,养他,没问题吧?”

除少年外的五人都是认真地点点头,连壮汉虽然脸上一副不爽的样子,但还是脸黑的点头。

铁匠顿时有些欣慰,他最后将目光看向了少年。

少年垂着眼皮,沉默半晌,开口道

“扶桑,天苍和九尘的交界之处十八年后会再次崩裂,这次挡住了,但灾难的根源却是被我们拦腰劫来了,这次我们有大日,下次呢?”

铁匠严肃的脸顿时咧开了嘴

“咱七个人,哪个不是甩手掌柜?”

说完,七人都笑了起来,女子风情万种地白了他一眼,将婴儿抱到自己怀里。

“那个…..”

壮汉很是憨厚地出声

“他吃什么奶?”

看着脸上逐渐布满羞红的女子,壮汉大笑出声,戏谑地看着她。

铁匠和少年村长都摆出沉思状,麻子脸两眼发光地看着女子胸前的两团柔软,嘿嘿低笑,心里筹划着啥时候把她家墙壁凿一个洞。

瞎子已经默默转过了身……

“阿紫的奶!阿紫的奶!”

痴呆男的声音很是突兀地响起,声音不算很大,但是每个人都听到了。

壮汉忍不住了,笑声连连,心里给痴呆男竖了一个大拇指。

“咳咳!”

少年村长出声

“那头牛到了生娃的时候,麻子你去配一个不让它生育的药….”

少年村长顿了顿,脸色有点不自然

“神牛的奶….应该不会比紫的差……”

女子哪里受过这刺激,顿时羞红着脸回击道

“老娘的奶比那个母牛的好一千倍,一万倍!”

“你确定要喂他?”

铁匠莫名地看着她

“算…算了”

女子想了想,脸色恢复了正常

“那还是母牛吧”

语罢,众人将目光转向了脸色不忿的壮汉,壮汉一脸不爽,不满地道:

“要喝本体的奶啊……那它腿下的灵体不就会质量会差很多嘛……你们要知道,我平时吃的东西质量不能很差……”

女子没好气地朝着他头给了一巴掌

“吃吃吃,母牛每次腿下的灵体都是谁吃的你心里没点数?少吃点会死?”

“可我以前一座城都吃….”

壮汉一脸委屈。

“滚”

众人齐声回应,连最为平静的瞎子都有些头疼。

……

没过多久,七人又开始有了争执。

“跟皇姓不算差了”

少年村长抬头看了看众人

“什么狗屁皇姓,龙王的姓谁敢说地位低了?”壮汉和女子的声音同时爆出声,一边说着,麻子脸还嘴贱的插了一句嘴

“是跟现在的皇还是以前的皇呀~”

听得少年村长脸一阵青一阵红。

“天下乱不乱,令狐说了算”

瞎子淡淡插了句嘴

“娃娃,姓江!娃娃,姓江!”

痴呆男不服气地争道

“他姓季”

铁匠的声音在六人耳边响起

“我带回来的,他第一眼看到的是我,而且严格来说,我和他为一族”

众人默然,算是默认了。

铁匠将目光看向了熟睡的婴儿,眼神逐渐变得坚定。

“他有他的责任,他就叫”

季衍择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